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一带一路有个“我”】在青岛,向“海”而歌

时间: 2019-06-13 10:47:43 | 作者:张筱雨 | 阅读:182次

“村里有习俗,婚前男方要盖新房。为了给大哥盖婚房,父母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二哥结婚时,父母借遍了所有的亲戚,好不容易东拼西凑建起主屋,盖伙房的钱却再也借不到了。”孙成炜说。

他至今记得,憔悴的双亲困坐家中,一个低头抽烟,一个垂头不语。最终,父亲咬牙决定去海里挖沙子。海沙是村中养虾人的诀窍,尤其是正月夜间满潮时的海沙效果最好。但由于活儿着实太苦,没人愿意做,正月的海沙价钱颇高。

别家庆贺春节的鞭炮声还在耳边,13岁的孙成炜就与父母顶着凛冽寒风,扛着铁锹,硬着头皮扎进黝黑大海。

“海水冰寒刺骨,一直没过脖子。那种冷直透心底,我甚至能听到骨头被冻得咯咯响的声音。”孙成炜说,潮涨到潮退间隔两三小时,孙家一家就浸在海水中,一挖大半夜,待到上岸全身失去知觉,需暖至天亮,知觉才能恢复。但是,为了孩子,年迈的父母咬牙挺过15个寒夜,攒足600元盖房钱。

这件事深深地触动了孙成炜。“我也即将长大,想到父母将为我吃这种苦,我就心疼愧疚得坐立难安。”他说。

1993年,16岁的孙成炜穿着母亲亲手织成的红毛衣,回望家中即将垮塌的四间老屋,怀抱“脱贫梦”毅然踏上了去青岛的征途。“我在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闯出一番天地,让家庭摆脱贫困,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孙成炜说。

靠500元贷款白手起家创业

初到青岛,孙成炜的第一份工作是给表哥家做海产品包装。从早上8点做到半夜12点,一刻不停歇,却因为是“孩子”,到年底结算工钱时,店主只是象征性地给了1200元钱做工资。

虽然辛苦委屈,但是初窥商机让孙成炜极为兴奋。他准备回赣榆跟亲友借钱,来青岛租店面当小老板。但是,现实却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淋下:亲友们吃得酒足饭饱,与他打得火热。可是提到借钱,大家却各自述说起了自己的为难,都不愿意借钱。最终,还是母亲帮了孙成炜一把。“她明白我是真心想做一番大事,默不吭声拎两瓶酒找到村会计,百般恳求最后以农业贷款的名义借了500元钱塞给我。”他说。

紧握着500元启动资金,孙成炜含泪返回青岛。他迈出了个人事业打拼中的第一步,走出表哥家,独自干海产品搬运包装。

【一带一路有个“我”】在青岛,向“海”而歌

那段时间,中山路的批发市场常见一名骑着大梁自行车,来往穿梭的少年。天未亮,他就从石老人﹑沙子口一带驮回海产品,返回出租屋分类、清洗、包装,再驮至中山路的海产品商店里转给摊主。

【一带一路有个“我”】在青岛,向“海”而歌

上世纪90年代初,青岛市场经济刚刚起步,庞大的游客大潮让销售海产品成为暴利。一包10元的海产品,中山路的摊贩零售价为38元,依旧供不应求。作为中间人的搬运包装工却既苦又廉价,一份包装只能赚0.5元。

“那时候,我真的是年轻,抱着能挣到钱就是好事的想法,连天带夜干活儿。常常低头时还是华灯初上,干完活儿抬起头,才恍然发现天色已蒙蒙亮,新的一天开始了。”孙成炜说。在记忆中,一个晚上,他能包装400至500斤鳗鱼干,仅为了切鳗鱼干段,一夜就能剁坏四五把菜刀。

正是凭着不怕吃苦的韧劲儿,连天带夜做活儿,孙成炜第一年单干就挣了1.8万元。

【一带一路有个“我”】在青岛,向“海”而歌

功夫不负有心人,到青岛的第三年,他把积蓄拿出来,加上老乡们的借款,先后在中山路租了3家店铺从事干海产品销售,一年的收入是以前的好几倍。

诚信铸就“帝一铭”海参著名品牌

如果说能吃苦,让孙成炜挺过创业艰难。那么,流淌在他骨子里的诚信血液,就是让他在商海激荡中搏击风浪,成就“海参情人”美名的秘密所在。

位于闽江路193号的“帝一铭”海参专卖店,入门就可见一幅气势恢弘的书法作品———“承担社会责任,流淌道德血液,确保食品安全,倡导绿色健康。”孙成炜含笑告诉笔者,这是他的经营理念。“做生意不是跟钱打交道,而是与客户打交道,自己做生意有良心,客户才会诚心相待。”他说。

一对老夫妇让孙成炜记忆犹新。两人都是癌症患者,由于海参能够提升体质和免疫力,老夫妇坚持在高昂的医药费之外,购买孙家海参,并且约定每人每天早上要吃一只海参来滋补身体。而每次吃海参时,老两口都会互相谦让把大的一只留给对方,推让之下,这位丈夫总把最小的吃掉,把大的留给老伴儿。

“客户将生命重托交付我们,如此信任,我必须对消费者负责,做最好的海参回馈消费者。”孙成炜说。

文章标题: 【一带一路有个“我”】在青岛,向“海”而歌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gejy/5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