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美文欣赏:《乡贤》(纪实文学)

时间: 2019-07-13 14:55:15 | 作者:张筱雨 | 阅读:96次

美文欣赏:《乡贤》(纪实文学)

村头一口老井。

井台的青石光幽幽、粗粝粝。毛茸茸的井绳,钩着水桶,颤悠悠地卸下去。水桶浮在水面,不愿下沉。猛用力,井绳一抖,水桶倒栽葱,翻个筋斗,呛满水。往上提,轻飘飘,勒到手疼。他咬着牙,握紧井绳,用尽洪荒之力,谨慎翼翼地提上井台。

村街瘦瘦的,沟沟坎坎,歪倾斜斜。下雨了,路上挤满白白胖胖的水泡,呼喊着,雀跃着,嬉嬉闹闹地向东奔去。

村东是一片枣林。暮春里,金灿灿,雾腾腾,氤氤氲氲,仿佛一片熄灭的火焰。每个枝条上,缀满嫩绿的新叶,羞羞的,颤颤的,明眸皓齿,流盼娇喘。最是叶柄上米粒巨细的细碎黄花,像一只只小手,像一个个嘴巴,在风中摇摆着,喘气着,嗡嗡嗡,嘤嘤嘤。于是,全部小村,都香起来了,都成了枣花的臣民。

上学了,和张明美、章洪福等小火伴一同,坐在破烂的课堂里,听教员讲那稀罕的工作,眼里和心底闪灼着明显悄悄的欣喜和迷惘。下学了,饿得满眼晃悠。钻进枣林,偷偷吃几颗青枣。肠胃顿时有了支持,四肢举动立时有了气力。

枣林旁边,是一个水池,净水盈盈。炎天里,他经常光着屁股,在内里泅水,躺在水面上,挺着白肚皮。仿佛这就是他的大海,他的天下,他的开心。

一天,粗糠吃多了,拉不出屎来,疼得躺在地上直打滚儿。街上的万大夫跑过来,焦心肠揉着,又用手指抠肛门。第二天,他去送医治费,万大夫摸着他的头,又把钱塞回他的手里……

这些,都是他的晚年糊口,永久影象!

他的小村,名叫万庄,位于河北省临西县东南角,与山东省搭界。

和全部胡子里长满故事的乡村一样,万庄村的氛围里也飘浮着很多传说:廉颇驻兵、乾隆摇鞍等等。是真是假,欠好说。但贫穷,是实在的;美妙,也是实在的。

1953年7月,他就落生于此。

高中结业,王殿明揣着饥饿,满眼渺茫,离开了小村……

一晃三十年!

这时代,王殿明始终在位于石家庄市的北京军区军医黉舍退役。班长、副排长、收发员、保密员、通信技师、军需科长、军务到处长,直到上校军官。不管啥岗亭,都是顶呱呱。

有一个战友,家景清贫,爸妈多病。他每个月偷偷地寄钱。战友烦闷,直到两年后,才“抓”到真相。他还用本身菲薄的工资,陆续帮助36名贫穷门生。一沓沓汇款单,加起来,5.6万元。

1998年,军队集资建房,分派他一套80多平方米的住宅,需求5万元。他拿不出来,只好乞贷4.3万。

老婆总抱怨他傻蛋,是一个目瞪口呆的大头兵。女儿呢,笑一笑说,爸爸的色彩,是赤红的。

转眼之间,年近半百,筹办离岗。

构造和社会,没有优待本身啊。儿时的火伴,有抱病的,有归天的,大都糊口在穷困中。而本身呢,尽管没有升官,没有发家,但一个乡村苦娃子,也算胜利,也算美满。坦开阔荡,健强健壮,落下一具好身材,一片坏分缘。

想到那里,他扑灭一支烟,仙人般眯眯地笑了。

人生不外如此。虽有小遗憾,却也满足矣。

王殿明的发家,几乎是一个传奇!

1999年,他正式去职,恋恋不舍地摘下了军衔、帽徽。那些日子,他不断在想,退休了,干些甚么呢。

那时,各类民办高校大热,国度号令民营本钱参与。

他没有钱,但有伙伴,有胆气,有目光。于是,及锋而试,乞贷40万,下海做买卖。

商海滚滚,商机有限。他用热诚、胆略和汗水为刀剑,为钥匙,竟然凿通了一条条路,翻开了一扇扇门。在军队没有实现的将军梦,竟然在阛阓实现了。

他与5所高级院校互助办学,建公寓,造校舍,承包物业。

奋发几年,竟然挣下数万万资产。

他的钱,来的能否是太轻易了?

偶然分,他也想,自己能否是一个谋利份子?

但,又是正当的。

只能说,他是一个荣幸者!

不管怎样,机智人、勤奋人、老实人王殿明,从社会上,从商海里,非常荣幸又正当公道地捞取了一大桶黄金,成为一个富人。

上面的成绩,他应当怎样消费这“一大桶黄金”呢?

有着充足的退休金,有着足以温暖的住房,独一的女儿已留学外洋。本身的将来糊口,怎样支配?

他最后的假想,也是最间接、最简朴的假想,就是购别墅、买豪车、观美景,安安悄悄地行乐。

是啊,吃苦泰半生,应当好好享用享用了。

第二个假想,就是办企业,开公司,钱生钱,利滚利,当大企业家、大老板,坐视巨大财产的来来每每。

但这些,都不是他的愿景。

一天夜里,他梦见了童年,梦见了小村。那口水井,那片枣林,那片水池……

离开老家,曾经30多年了。

文章标题: 美文欣赏:《乡贤》(纪实文学)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gejy/9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