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听陈晋讲解毛泽东三个时期的八首代表性诗词

时间: 2020-03-16 10:59:57 | 作者:杨超月 | 阅读:138次

  新华网哈尔滨1月8日新媒体专电(记者惠小勇)“诗歌,是毛泽东的语言故乡,也是他别具一格的生存方式。”在毛泽东诞辰122周年前夕,记者专访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长陈晋,听他从毛泽东诗词释读的角度,讲解一代伟人独领风骚的心路风景和人格魅力。

  1973年,刚刚大病一场后的毛泽东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把自己的诗词作品重新抄写了一遍。抄完后,他一一核对,并修改了其中的个别词句,然后让工作人员又抄写一遍,抄清后又再次核对。以老病之躯,如此这般,反复多次,他或许是在用诗人的目光审视自己一生的行程,重温那遥远起伏、百折千回的心路。

  青春诗:寄情月亮,追问大地

  1910年,毛泽东外出求学前将抄了一首诗悄悄夹在父亲的账簿里:“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1927年春,在第一次国共合作形势骤变、风雨欲来的岔路口,毛泽东登上武汉黄鹤楼,心情凝重地写下“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陈晋将这一时期毛泽东的诗词归纳为青春时代的青春诗,其主题集中在歌咏爱情和感怀时事两个方面。其中《虞美人·枕上》是毛泽东一首纯粹写爱情的婉约格调的作品:“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这首词写于1921年冬天,毛泽东和杨开慧,两位在五四思想解放大潮中成长起来的知识青年,互相倾慕却常常被深沉而含蓄的爱情表达方式所困扰。因为一次短暂的别离,毛泽东为杨开慧写下这首柔情爱意的“表白诗”,尽显“一寸相思一寸灰”、甜蜜而痛苦的心理感受。

  这首词,加上1923年的《贺新郎》和1957年的《蝶恋花》,构成了毛泽东爱情之歌的最强音符。这三首写给杨开慧的作品,都寄情于月亮:“一钩残月向西流”,“照横塘半天残月”,“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月是恋人心,月是故人情,它是那般的绮丽忧伤,那般的高尚脱俗。都抛洒了眼泪:“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重感慨,泪如雨”,更有那“泪飞顿作倾盆雨”。丈夫有泪即可流,只因到了动情处。

  这一时期毛泽东感怀时事的代表作是写于1925年的《沁园春·长沙》。时年32岁的毛泽东踩着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洪流回到家乡韶山一带创办农民夜校,组织农民协会,同地主民团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因遭到反动军阀的追捕,离开韶山来到长沙。

  旧地重游,“独立寒秋,湘江北去”,风物依旧的长沙,五载读书生活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可世势全然大变别。过去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和“峥嵘岁月稠”,道出了一曲回肠荡气的青春之歌,眼前的“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万类霜天竞自由”,深寓着火热的革命家情怀和对自由解放的向往和追求。而“词眼”则在一句激越的追问:“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从此,一心要扭转乾坤的毛泽东,为过去的书生意气画上了一个句号,开启了以更加具体沉实的责任感为主旋律的创作时代。

  马背上的哼吟:战地黄花分外香

  从1927年9月发动秋收起义到1949年10月“进京赶考”,是毛泽东在革命与战争年代和着枪炮声的平平仄仄创作的时代。从笔杆子到枪杆子,从“挥斥方遒”的书生,到“运兵如神”的指挥,从“战地黄花分外香”到“雪里行军情更迫”,毛泽东在戎马倥惚、备尝磨难的艰辛探索中,在马背上写出了他最区别于古今中外诗人的“马背诗”。陈晋认为,其中《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和《沁园春·雪》是写得最好的三首。因后两首对广大毛泽东诗词爱好者来说,大都耳熟能详,记者在这里重点引述陈晋对第一首的解读。

  1935年1月,在红军二渡赤水、再占遵义的途中,毛泽东写下了他受“左”倾路线打压而沉寂三年、在党和红军存亡关头复出后的第一首作品——《忆秦娥·娄山关》。袭取娄山关一战,维系着中央红军的生死命脉。从拂晓到傍晚,经过反复冲锋、来往肉搏,红军终于夺下了娄山关险隘。登上山顶,太阳还没有落山,残留的硝烟似乎还轻抚着山坡上的血迹,尽管毛泽东指挥了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胜仗,但他的心情却是沉重的——“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夕阳如血。”

文章标题: 听陈晋讲解毛泽东三个时期的八首代表性诗词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jyxw/69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