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少帅》读后感

时间: 2019-07-13 05:02:24 | 作者:张筱雨 | 阅读:169次

  蜜斯,明日此时等我

  ——读《少帅》

  “恍如是长程。她发明自己走在一列裹着头的女人队伍里,她老婆以及别人?但是她们对于她没怀孕分。她加入那行列里,好像她们就是人类。”

  ——张爱玲

  “蜜斯,明日此时等我。”

  “那人找的是你,是我,还是……”

  蜜斯们都历来没有爱过,一个未曾碰面,声音好听的男子,送了一封信说:“蜜斯,来日在那里等我。”全部的蜜斯就都挺着乳脯,眨起眼,殷切、含羞、期盼的,痴痴守望了一下午,期望男子说的人是自己,可惜男子只是戏言,他究竟没来。

  周四蜜斯看了,觉得难为情。她贴着墙壁行走,快步闪到盆栽后,在回廊上浪荡,假装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灯光下,她像是院子里果树上,一大蓬一大蓬苍白的花影影绰绰。她是棵树,一直向着一个亮灯的窗户长高,终于够获得窥视窗内。

  以上情节,出自张爱玲最新小说《少帅》(The Young Marshal)。

  我用一个晚自习读完的《少帅》,和读马尔克斯《苦妓回想录》有雷同的感受。看不见深的地方,也指不出那里欠好,大作家的风流就摆在那里,像是井水里的月光——我们是掘不尽的。她相当精彩的写作技巧,悄悄几笔,也赛过了多数“有流没流”的作家,这就是一流作家的资本和笔力。

  豆瓣看了看,对《少帅》的评价,无非是两种套路:一种歌颂张爱玲对女子初夜描写的真,写到了每一个妇女心里;一种敲警钟,模拟胡兰成老师点头摆尾做叹气状:张爱玲是极好的,只是轻蔑了好汉,张学良少帅其实……

  我偶然步两种评价的后尘,那就谈谈眼中《少帅》。

  《少帅》里,张爱玲对女子初夜的描写,真实到尴尬、昏暗,很明显,张爱玲是在写她和胡兰成的感受。

  少帅对周四蜜斯床榻上说的情话,尽是胡兰成的影子。少帅说:我想吃了你,又怕吃了你就没了。他把她拉到膝上,她低头坐着,觉得他的双眼在自己旁边发亮,像个耳坠子一样。把他们代入这段,也毫不违和。

  胡兰成说,我想吃了你,又怕吃了你就没了。

  张爱玲低下头去,在平凡中开出一朵朵低微欢欣的花儿……

  在《少帅》和《倾城之恋》里,恋爱,成了一种迟来的怜悯,来的真的太迟太迟—— “光有爱,可以有一段情,却不能过平生,他们原来是没有前途的,一场事变却成全了她。”白流苏和范柳原如此,少帅和周四蜜斯也如此。

  张爱玲笔下的恋爱,永远不是思无邪,地道,简朴。她笔下的恋爱充满着凄凉的底色,人道的昏暗面,没有人不是苍白,尖酸,冷酷,一心窥伺——厌弃女儿累坠的母亲,打着嫡妻故意估测的丈夫,茶杯上干涩的污啧,甩着丫鬟耳光,尖削尖酸的老姨娘,年青的男子多情,也最无情,一会溺爱红玫瑰,一会眷恋白玫瑰,周而复始让玫瑰们心寒,花凋了,玫瑰们对窗落泪:我们真是萎谢了……

  《少帅》不是张爱玲最典范的作品,也不是最鼎盛回味无穷的作品,哪怕遗作里,也谈不上最给人惊喜的——《小团圆》交叉带闪的写法,虽欠好读懂,却是她从小到大的写照,她对自己人生的奢望眷恋,如果重新选择,如果一切根据故事的发展,如果胡兰成不是胡兰成,那么……——故事的完整也绝对赛过了《少帅》这部没写完的作品——最终,她和她的爱人,永远的在一起了,在长坡上,一圈一圈的起舞,这就是小团圆。

  但是。《少帅》绝对谈得上是张爱玲作品里最容易看懂的。我第一次浏览的毫不艰苦,没有民国腔接不上的艰涩,悄悄松松就读了下来,越回味,越开始真正的认识张爱玲。

  张爱玲没写完的《少帅》最终的末端,是少帅带着两个老婆,从飞机上缓缓回归,传奇的美谈终当不朽,人们落泪捧花驱逐好汉——少帅回来了,他的妻回来了,中国也来了。

  如此的了局,是张爱玲对少帅丧失了乐趣。在洞穿、尖酸、尖利的写作中,她窥伺到了好汉背后,见不得人的,想要名垂千古的负气与虚浮。她觉得好汉不是好汉,也对少帅的故事落空了全部热情。她回绝继承写,率性的扔下笔,草草写下了这不算末端的末端。

  如果她继续写下去,这个故事该有个完全不同的了局吧。

  张爱玲究竟对民气的直视,太残忍,太理性。如果继承写下去,恋爱也将不再只是怜悯,而是发展吧。故事的了局早已写在开首,如果赵四蜜斯回到了旧家,又经过那长廊,家门前还是有男子时不时投一封信,院子前面小鹿低着头咽饮着湖水,那么……

文章标题: 《少帅》读后感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jzxx/9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