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经典名家写景的散文

时间: 2019-07-12 16:45:07 | 作者:张筱雨 | 阅读:86次

  鉴戒名家散文,汲取精髓,能提高小我的思想境界和写作能力。上面就是小编整顿的典范名家写景的散文,一起来看一下吧。

  典范名家写景的散文篇一

  本来在乡村长大的人,在小城里住的时候久了,就会风俗了都市里的糊口,眼睛就会栉比鳞次的高楼遮盖住,看不到像过去那般旷远的田野,思想也会被一种定势束缚住。秋日里,也有点麻痹了,渐渐冷漠了过往光阴里故乡秋日的印象。啊,丢失的东西太多、太多,不能再如此下去了,我要顺着脑海中残留的蛛丝马迹,寻觅故乡的秋日,找回故乡的秋日,那是我心中最美的风景。

  如今寻觅故乡的秋天确实是件不轻易的事儿,那要穿越时空的悠远,逾越城乡的间隔,让我的思想踏上回故乡的路,让故乡的秋日一步步走进我心间。

  故乡的秋日是诱人的,是充满着美丽景致的,它绘成了我心中的一幅多彩的画。这幅画里点缀着诱人的色彩,这诱人的色彩里,有绿、有黄、有红。绿的呢,是亭亭玉立、生气勃勃的玉米秸,一杆杆挺得笔直的玉米秸,就像一个个保卫田野的兵士,在保卫的韶光里,衰老了光阴,美丽了田野。黄的色彩那就多了,就是那刚说的翠绿的玉米秸到了暮秋也会由绿渐突变黄,被玉米皮层层包裹着的玉米也出现着金黄,那飘落的树叶也会把大地铺就一片金黄,暮秋的枯草也变成了“一岁一隆替”的黄。秋日里色彩的变更本身就是一种美,黄色为秋日充盈着一种别样的美,添补了秋日色彩的缺憾。红的是红彤彤的苹果和像一盏盏小灯笼一样的柿子,红遍了田野,红遍了乡村,也映红了果农的笑容,给秋日带来一种成熟美,这是一幅幅静态的故乡风光图。

  故乡的秋日还是自然灵动的,故村夫民用遒劲之笔绘就了灵动的丹青。在这幅灵动的画卷里,有挎着篓子穿行在玉米地里掰玉米的妇女,有弯着腰用小镢一镢一镢刨玉米秸的男人,有推着小推车一拱一拱推玉米秸的,有赶着牛车“哩哩啦啦”拉玉米秸的,另有刨地瓜、花生、切地瓜干的,妇女们则跟在男人们的后面谈笑着抖索花生蔓上的土,喜人的白白的花生果出现在眼前。另有,在收获后的空阔玉米地、地瓜地里,悄悄堆起来一岭岭玉米、地瓜,看了真是张眼。生产队里的管帐、保管和妇女们,敏捷在玉米、地瓜堆前支起了磅秤,高声叫着“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的名字,把一大堆、一大堆食粮分到了各户的名下。叫到哪家户主的名字,这家的大人小孩忙不迭地拥上前去,推上车子、撑起盛食粮的工具,心境愉悦地装着一车车、一偏篓一偏篓秋粮,那时的庄稼地里一如热烈的集市,不,那是一幅重版的《明朗上河图》。

  故乡的秋日是动人的,是荡漾着优美旋律的,这优美的旋律汇成了我心中的一首歌。这首歌里有人、有物、有家禽,另有那曾经的你、我、他。那里有乡民们喜获丰收的欢笑声,悠远悠久的牛歌声,“吱呀、吱呀”的小推车声,声声响彻在故乡秋日辽远的上空,汇成的是故乡秋日丰收的歌。

  一轮明月照耀下的农家小院里,葡萄树、苹果、梨树下,一家老少围坐在一大堆玉米前,一齐动手剥玉米,切肤之痛乐陶陶。剥着玉米讲故事,说着笑话唱起歌,歌声、欢笑声在农家小院上空回荡,冲破了乡村夜空的寂静;让韶光追溯到当年,故乡的秋日到处可见一辆辆小推车,满载着收获的秋粮,收回“吱呀、吱呀、吱吱呀……”差别的欢唱,我那时就独爱听有的社员手推车的“吱呀”声,有人说像鸟叫声,我却听着像歌声,那是乡民用心声化成的“吱呀”的歌声,唱出的是满载丰收的幸运歌。尤其是到了下坡的时候,一个个乡民推着小推车接连唱,好像串唱的是《在希望的田野上》,一个个接唱,寓示着幸运的歌儿唱不完,如此的大独唱,仿佛乡村丰收合奏曲,唱出的是故乡的希望;大通常有乡村经历的人都听过那婉转、悠远、悠久的牛歌,尤其是到了秋日农忙的时候,听到“哞、哞……”的牛歌就更多、更长了,偶然还会忽然容身,昂开端来,大声“哞哞”地叫着,它这一叫,引来了方圆田野里“哞哞”的牛歌。老牛们仿佛在说:“这丰收的秋粮里也有俺牛们的劳绩,待俺好点,来秋会有更大的丰收。”是啊,牛歌婉转,那是丰收的希望。

  故乡的秋日是诱人的,是充盈着诗意的,它在我心中谱写了一首灵动的诗。这首诗里弥漫着情感的色彩,情深深,意切切,诗意盎然,情趣有限。我的思绪已飞到了那富有浪漫的果园,去追随故乡那充满诗意的秋日。

文章标题: 经典名家写景的散文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xxzx/9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