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时间: 2019-07-13 10:39:27 | 作者:张筱雨 | 阅读:149次

《军书》遭抄袭与冒名的“吴伯箫”

1941年5月,被收入巴金主编“文学丛刊”第七辑的吴伯箫散文集《军书》在上海文明糊口出书社出书。约莫一年半以后,北京《吾友》杂志发布该刊一年来遭受的抄袭事宜,其中一例,是假名吴鼎甫者对《军书》集内散文的抄袭。又,与此次抄袭事宜差未几同时,上海某杂志上却又有冒吴伯箫之名揭橥的别的一些文章……这类种功德与欠好的功德,当时远在延安的吴伯箫本人均一概不知。

而到了1949年7月北平第一次文代会时代,从东北赶去加入集会的吴伯箫与巴金碰头,巴金第一句话就问:“你的稿费收到了吧?”这一问,更是把吴伯箫问愣了。

我有点受惊,我没有把稿费跟出书联络起来。说:“甚么稿费?”“你的《军书》的稿费。”我才想到巴金同道正是《军书》的抚养仇人。

“另有稿费么?”

“寄给你两次稿费,你没有收到?”

“稿费寄到那里?”

“济南。”

“抗战八年我都在延安啊。”

“哎呀,那里边有鬼,上当了。《军书》一出书,我们就寄稿费给‘你’。‘你’收到以后,用左手写一封信给我们,说是右手在跟仇人作战受伤了,期望再寄一点稿费养伤。我们就又寄了第二笔。……”

“是啊,真是上当了!”内心想:冒名的人该是谁呢?

令吴伯箫惊奇、为难的还不止于此,当他开完会回到长春,居然又在斯大林大街邻近的旧书摊上看到一本纪录他“死讯”的小册子《在抗日战役时代捐躯的文明人》。这个小册子我不断没找到,但温州已故墨客莫洛所著《殒落的星斗——十二年来中国死难文化工作者》(上海人世书屋,1949年1月第一版刊行)也有一篇《吴伯箫》,却也有差未几雷同的说法:“以后他回到济南,百口被日寇杀害,并强制他加入和运,他正义回绝,惨遭严刑,乃至残废,其那时糊口艰辛,赖卖文过活,后贫病交煎,在一风雨之夜,冷静死去”。只是“冷静死去”一语与那本《在抗日战役时代捐躯的文明人》所云“被仇人生坑”差别,应当不是统一本书。不外莫洛的孙女以后写过一篇博文,推测其祖父的纪录大概遭到当时上海《杂志》张金寿作品的影响,此文说在济南碰到了“事项前文艺界鼎鼎台甫的吴伯箫老师”,而在张金寿笔下,这位“吴伯箫老师”“两条腿坏了,牵强蹭着走,远一点路便不可。他苦得很,近来正欲卖书,文人到卖书的水平,能够想见其怎样贫穷。” 张文又说:“吴老师言语甚为凄切,他说:‘我假如不死我们还见得着的。’这是我们告辞时的末一句话。他的肺病水平甚重,且又贫穷,疗养谈不到,以是好起来是颇费光阴的。他现在住在他弟弟家,仍不时写作品,往上海的《文潮》,山东的《中国青年》,北平的《吾友》揭橥,真是苦不胜言。”

由张白话及北平《吾友》再联络邵燕祥《想起了吴伯箫》中的一段话,《吾友》抄袭案、《军书》稿费冒领案、济南“吴伯箫”投稿上海案好像就渐渐照应起来了。

邵文回想他最早晓得吴伯箫就缘于此次《吾友》抄袭案:“约莫1943年或1944年前后,失陷区北京有一家名为《吾友》的期刊揭橥了《灯笼篇》,那浓重的乡风诗情一会儿迷惑了少年的我。事后登出启事,说是投稿者从吴伯箫的《军书》抄袭而来。今后晓得有吴伯箫其人,《羽书》一集,心神往之。”

沿着这条线索,我先找到了《吾友》,1944年未见纪录,1943年2月却不测先看到了一篇签名“方坪”的读者就《军书》抄袭案专门为杂志撰写的《关于〈灯笼〉的“谜”》,以他与吴伯箫在晋南同事一段的亲身经过证明了济南吴鼎甫滥竽充数而又抄袭《军书》之“谜”:“当客岁深秋,我投身新的环境时,吴伯箫却早回延安了。明显的,《军书》的作者是吴伯箫,而不是现在济南的吴鼎甫了。有人说:人生是谜,最好不探终究,如此活下去,能力算好的糊口。可是,我应当劝说吴鼎甫老师,不要为了原作者不会登报声明,而滥竽充数,偷他的作品曾经够了,但偷他的名字,不免难免通情达理,生财之道是很多的,万万不要发昧心财,实在千字二元的收入,能值多少呢?请不要成名心切,想列入作家之林,照样关门念书,以待来年吧。尽管,功令上没有明文划定,抄袭者应受如那边分,但避实就虚,却总不大好呢!”

果真,接着往前翻,终归在1943年年初的三卷二期找到了“编者”的启事《一年来的抄袭》,当中触及吴伯箫《军书》的是如此一段:

经本市杜志元君及本报稿友胡秉君来函谓《灯笼篇》一文原刊于上海文明糊口社之文学丛刊《军书》一书中之五十五页,落款《灯笼》,作者名为吴伯萧(萧,当为“箫”,原书印错。子张按)。胡君并将原书附来,并谓“最好与作者去一信扣问,能否即其本人,因大概他将原稿交沪上,但出书与否不自知。该文作品极好,如系吴伯萧本人,倒可请他多写稿的。”查《军书》于三十九年蒲月第一版,在上海发行。吴君寄本社之稿除已刊之《灯笼篇》外,另有《黄雾之花》一篇未刊,所用稿纸印有“丁夫自用原稿纸”字样,题上用有“丁夫”二字之小章,签名下有“吴鼎甫”之方印,文末又有“吴伯萧”之方印。吴君原住济南,《羽书》中各文末亦印有作于济南或青岛之字样。由此各种《灯笼篇》及《灯笼》作者出自一人,当属无误。

文章标题: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xxzx/9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