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在人间|女人30+,我家的阳台上,有一根逃生绳

时间: 2021-04-08 10:13:43 | 作者:杨超月 | 阅读:58次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冯昱,30岁+人像摄影师,她的镜头中不乏耳熟能详的明星大家: 成龙、周迅、刘烨、杨千嬅、徐克……

2017年,冯昱开始拍摄《人人女也》系列,这一次镜头对准的是聚光灯外、她身边的同龄女性。这是冯昱在十余年的拍摄工作中第一次为自己拍摄。她说那段时间自己开始面临很多“传统挑战”:是否到了结婚的年龄?是否找到了那个他?未来是否要孩子?如何抚养、教育孩子?如何孝顺、赡养开始衰老的父母?如何才能有足够的钱维持生活?如何面对自己的衰老和健康问题?

作为一名摄影师,她本能地开始尝试用摄影来寻找答案。

拍摄之初,冯昱心里没方向,也没有明确的主题,只知道“要开始做”。在后来的一次拍摄中,冯昱约了一名年龄相仿的前同事。没拍多久,家里没电了,那时,这位同事的父亲刚刚去世,两人推心置腹聊了许多。回来的路上,这位同事坐在车里继续说着自己的故事。有那么一刻,深深触动了冯昱。“她两眼直直地望着前方,一瞬间,一道光照到她脸上,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闪着眼泪,但她又马上嘻嘻哈哈地把那股劲收了回去。与此同时,窗外的风景刷刷地闪过”。

这次经历,让冯昱开始看到大致的方向——拍摄身边的同龄女性。她解释,这是她最熟悉的群体;这个年龄段的女性正在经历人生中最具挑战性的阶段:情感、生育、家庭、职业、健康等等,很多问题开始变得复杂;最后,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前后,她们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最疯狂的发展时期,每个人的生活经验都有这个时代的印记。

冯昱最初的想法是记录她们如何面对生命中的挑战。但后来发现它并没有那么简单——面对挑战,找到解决办法。它是复杂的,交错的,是生命的历程,它没有具体的答案。“在慢慢的创作中,我发现我在记录的不是她们个体的故事,更多的是她们背后一幅幅社会的图景”。

在过去3年多时间里,冯昱共拍摄了22位30-40岁的女性。和以往的工作方式不同,拍摄之余,她积累了与拍摄对象上百小时的对谈录音材料。本期在人间摘选了《人人女也》中,11位女性的影像和故事节选。

# 01 / 11

在人间|女人30+,我家的阳台上,有一根逃生绳

"我相对象,

别人就没看上过我。"

我从小就小眼睛单眼皮,特别难看。我对自己特没信心。从小我妈就说:“长大以后揦双眼皮去吧!”等到了18岁,我交了个男朋友。他爸妈第一次见到我,说:“这女孩眼睛也太小了。”

那一年,第一次,我去做了双眼皮。我开始有点信心了。

后来的这些年,我开始整容。我的眼睛做又了1次,鼻子做了1次,下巴吸脂,脸上每两三年打一些除皱针和玻尿酸,或者埋线。整完了以后我不觉得自己那么老了,好看了也就高兴了。

我去整容之前,父母啊,男友啊,说你别整了,整什么啊挺好的。但我整了以后,他们也会觉得好,也会享受。

我不怕自己变化,不怕自己变成和以前不一样,只是怕整得看起来假。

我身边的人都想变美,我认识的朋友80%都整过容。我觉得精神强大,生活富足有趣,足够自信就不用整了。不过,我周围这样的人,也整容。

# 02 / 11

在人间|女人30+,我家的阳台上,有一根逃生绳

"我几乎每天都给老公做饭,

他可以吃三碗!"

我来自四川一个很小的乡村。2008年,老家发生了地震,成了重灾区,我们那里就是从地震开始出名的。我高中毕业就去了成都上大学,然后在那里工作。

2014年,我认识了我老公。他是浙江人,工作在北京。为了一个月见一次面,我们花了很多钱。2015年,我俩结婚了。婚后我没多想,辞掉稳定的工作就来北京了。那会儿那个高兴啊,因为我们终于可以团聚了。

刚来北京的时候,我想找个固定工作。老公提议说普通工作挣得少,也没有什么进步空间,不如做一些我自己喜欢的事。后来我就学了化妆,做自由化妆师,可以同时照顾家。

文章标题: 在人间|女人30+,我家的阳台上,有一根逃生绳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zxjs/105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