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我买了一个新的大本子,专门摘抄英雄格言和喜欢的警句(图)

时间: 2019-05-10 18:34:06 | 作者:张筱雨 | 阅读:125次

我买了一个新的大本子,专门摘抄英雄格言和喜欢的警句(图)

老鬼 著

开学后,我回到师大一附中,马上对同学们都看不惯。张君满为什么要梳一个小分头?常大林为什么要穿一双黑皮鞋?杨德新为什么要围着一条大围脖?施安惕为什么总要在小辫上系一个蝴蝶结?吴娅为什么要抹那么多雪花膏?我觉得他们都是小资产阶级,缺少我们家乡农民的朴实。

头发长了,我毫不犹豫地剃了一个光头,因为我敬爱的二叔就是光头,村里很多当年的八路军也都是光头。我故意穿得很破,因为二叔就穿得很破,村里很多当年的八路军也都穿得很破。我还故意说脏话,因为老家的农民包括许多当年的八路军老兵都说。我故意不穿五眼儿布鞋,因为农民们也都不穿。

我对农村老家的思念被母亲发现了,她温和地劝我:“你这么想老家很可笑。如果真的让你回到农村,永远待在农村,乡亲们还能对你那么热情吗?现在有谁愿意在农村待啊?你奶奶和二叔都希望你在北京上学,将来才有出息。你要回农村真的整天和他们待在一起,他们也决不会同意的,而且你的那些小朋友们也会瞧不起你。”

我细想一下,觉得妈妈说得也对。乡亲们对我这样好,是因为我是从首都北京来的,而且父母是大官儿。

母亲可能意识到给我的温暖太少了,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对我比较关心,时不时会把我叫到北屋,跟我说说话。随着时间流逝,老家的影子渐渐模糊,我的情绪又渐渐恢复了正常。可我并没有忘记老家,我的心灵深处,总是给它留着一个小小的角落。

我永远也忘不了亲爱的奶奶。当父亲凶神恶煞般打我的时候,她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父亲凶猛的拳头和巴掌,不怕被父亲打倒在地……回到老家,她也对我尽量照顾,并通过各种渠道为我说好话,劝父亲对我好一点儿。

大约一九六三年初,我买了一个新的大本子,专门摘抄英雄格言和喜欢的警句。其中很多现在还能记住。如:

英雄永远不自称为英雄,小人永远不自称为小人。

院子里锻炼不出千里马,花盆里长不出参天树。

大海说:谢谢你给我血液。小溪说:谢谢你给我波涛。

崎岖险峻的山路使人精神焕发,柔软舒适的沙发令人昏昏欲睡。

勇将不怯死以苟免,壮士不毁节而求生。

在个性、举止、风度和一切一切中,最好的是朴实。(列宁)

朽木涂上油彩不能充当栋梁,懦夫穿上盔甲亦不能成为勇士。

十年磨一剑,锋刃不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青蛙的鼓噪,岂能阻止牛到河边饮水。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哲学使人深刻,数学使人周密,逻辑学使人善辩。(培根)

……

这个本子我没事儿就看,好多语录都能倒背如流。

我觉得这本子上应该有一个自己的个人标志。国有国徽,军有军徽,团有团徽,队有队徽,海盗有海盗徽,我马清波也应该有自己的马清波徽。

我的徽标是什么样的呢?

我在纸上设计了很多图案,花费了不少白纸,最后终于画好了:一个骷髅头,象征着坚强,我在小学有和骷髅头睡觉的光荣历史;一个镰刀斧头,象征着革命;两把短刀,象征着武力;两棵玉米,象征着我的故乡、质朴的农村。

设计好后,我把它正式画在自己这个抄满各种语录的大本子的第一页,还把它画在自己日记本的扉页上。

农村对我来说是美丽的、神秘的、戎马硝烟的和诞生了无数悲壮故事的梦幻地方。我的个人徽标里有农村的标志。

那时有关八路军、解放军的书多得数不清,我每看一本都激动不已。但自从初二读了《军校学生的幸福》以及《红肩章》后,大大地刺激了我想当一名职业军人的愿望。觉得军人是世界上最崇高、最神圣、最壮烈、最有意思的职业;军人生活充满传奇色彩,有大苦大难,光荣而勇武,备受人尊敬。

初中小孩儿都很轻信,电影和书里说什么信什么。我当时最大的奢望就是当兵,而耻于做大学教授,耻于当《华威先生》里那样的文人。我觉得文人酸,华而不实,甚至把文人等同于伪君子。

记得初中语文课本里节选了母亲《青春之歌》的一段《林道静在狱中》,我真怕语文老师讲这一课。如果母亲写一篇女八路的文章,那多棒,和革命军人连在一起我感到光荣。可偏偏她写的是一个北京城里的小知识分子,这让我感到很有些没面子。 (二十八)

netease

文章标题: 我买了一个新的大本子,专门摘抄英雄格言和喜欢的警句(图)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zxjs/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