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励志教育中文网

没有十指,这位遂昌人却在刻章行业干了31年,来

时间: 2019-06-12 03:53:34 | 作者:张筱雨 | 阅读:143次

尽管被许多人视为“奇迹”,罗齐兴却并不希望大家将自己看成一个“神奇的人”,力图证明自己很普通,“我身上,没什么新闻。”他有些不好意思。

遂昌县蔡源乡大柯村,是距县城56公里的西部山区,罗齐兴的故土。

2岁那年,他一个趔趄摔进灶头的火塘里,十指被炭火烧毁——于是他的手变得和别人不一样,“像两个棒槌”。自那以后,他努力让自己的双手恢复应有的功能:六七岁时,学会用勺子、筷子吃饭,之后能握笔写字、挥刀砍柴、割草锯木……

没有十指,这位遂昌人却在刻章行业干了31年,来

他没觉得自己与小伙伴们有什么不同,尽管常有人好奇地问他,“你能自己洗脸吗?”“你吃饭会喂到鼻子里去吗?”之类的问题。

17岁那年,他拜师学刻章,师傅看了一眼他的手,说完一句“刻章时边要留宽一点”后,便再也没开口与他说话。“应该是觉得我不会有多大出息。”他心中有数,次日一早,便回了家。

从未想过创造一个传奇,他只是希望,“做别人能做到的事情”。

没有十指,这位遂昌人却在刻章行业干了31年,来

而他的希望,从迈出的第一步开始,全得靠自己:打磨钢锯条做刻刀,劈开木头做章胚,酷暑时分、寒冬腊月,足不出户,照着《新华字典》,用双手夹着刻刀在木头上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的临摹细抠,随之而来的是破皮、流血、结疤。关节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悄悄滋生,从薄渐厚,有着某种硬度的苍黄色的茧花,一朵一朵,一瓣一瓣,爬满双手。

他的谋生,是从埋头在一个被弃用的修表柜里开始的,刻一个印章,2.4元,在乡政府出摊的第一天,得了个“开门红”,“赚了十多元”。

没有十指,这位遂昌人却在刻章行业干了31年,来

再后来,他投身到“刻章加行路”的行当里,走上赶集刻章之路。搭水果车、乘糕点车,住1元1晚的小旅馆,从黄沙腰到柘岱口,从王村口到蔡源,在别人走过的路上,都留下了他刻章的身影。

1995年,带着一套刻章工具,他只身前往县城。没想到,在租房时,他就碰壁了,“房东看了看我的手,便回绝了我。” 回忆间,他嘴角微扬,神情淡然。最后,在老乡的帮助下,他才得以安身,并在当时的食品厂门口,支起刻章的摊位。

这一摆,就是23年。

没有十指,这位遂昌人却在刻章行业干了31年,来

当年的食品厂,早已不复存在。只有罗齐兴和那张小方桌,23年里,纹丝不动。桌布每年换一张,削铅笔的钢刀每3年换一把,一套刻刀每周磨一次、4年换一套,章胚一年进一次货——所有的事情,他都能以一己之力,全盘完成。

岁月辗转,罗齐兴在刻章行业摸爬滚打31年。他日渐精湛的手艺和厚道质朴的品行赢得县城百姓的信任,找他刻章的人越来越多,他的刀也越刻越顺。2001年,他在县城买下属于自己的房子,娶了一位贤妻。

没有十指,这位遂昌人却在刻章行业干了31年,来

“几乎所有的家务他都抢着做。”在妻子眼里,丈夫无所不能,“要不是我厨艺比他好,估计连做饭他都抢着来。”而在罗齐兴心里,手弥足珍贵,他舍不得让妻子女儿的手“忙活”。

家门口,摆着一张摇椅,那是罗齐兴亲手做的,一个人。

这个号称自己已不再大喜大悲的中年男子,至今仍没有勇气在洗脸台正上方装一面镜子,“因为害怕在洗脸时,看见自己没有十指的双手,”那一瞬间,他依然会难过。

没有十指,这位遂昌人却在刻章行业干了31年,来

印章方寸小,刻出天地宽。

每一方印章,都是耐力、毅力和分寸的功夫。

如果人们记住罗齐兴——不是因为他没有手指,而是因为他足够优秀。

文/记者 陈炜芬 见习记者 程航 图/记者 雷宁 通讯员 章建辉

文章标题: 没有十指,这位遂昌人却在刻章行业干了31年,来
文章地址: http://www.wzlll.com/zxjs/5589.html